缪教授,请您指导下一步治疗方案
最后更新:[回复] 2个月前 [医生]缪晓辉
咨询用户 :donotworry
咨询状态:咨询2次 / 回复2次 / 浏览
咨询时间:2017-01-11 15:28:56
用户设置:
咨询对象:[医生]缪晓辉
缪教授您好,感谢您帮忙之中抽出时间来为我们指导治疗,在此提前祝您春节快乐,鸡年大吉。我父亲2016年8月中下旬检查出乙肝肝硬化,在做了一系列相关检查后到瑞慈门诊部看过您的门诊,之后三个月一直通过张医生与您联系,期间一直严格遵循您的治疗方案,现在3个月随诊时间结束,故通过此平台希望继续获得您的帮助,非常感恩您创建的这个平台。5个月以来的相关检查及用药情况已经提交到检查列表了,频率为每月复查一次,在此不再赘述了。9月初按您的要求已经做过胃镜检查,结果为:糜烂性胃炎伴轻度肠腺化生。本次希望获得的帮助:1.接下来的用药方案应该是什么?是否需要添加抗肝硬化药物?日达仙是否继续使用?如果继续使用,频率仍为每周两针,还是可以减为每周一针?(因为您之前说过先用三个月日达仙看看,三个月后可以适当降低用药频次)2. 父亲用药以来一直睡眠不佳,现在通过饮食和物理治疗逐渐好转,睡眠不佳是否与服药或疾病有关?还是心理因素所致?3.少量腹水是否需要治疗,怎么治疗?3. 下一步的检查项目和检查频率应该是什么?
咨询标签:
我的标签: [添加/编辑我的标签]
#1 回复:回复“缪教授,请您指导下一步治疗方案”
2017-01-12 10:04:19 [医生] 缪晓辉
其实,我更希望你能够把在看门诊时我给你的门诊病历复制到这里来,这样我就会一目了然,烦请做这项工作。我的那些文字,都是经过你和我一起精心加工过的。比如你本次提问的内容,我推测应该是肝硬化腹水,而我建议用日达仙一定出于防癌的考虑,但是不是原先甲胎蛋白很高?如果是,或者还有家族成员患肝癌者,那我建议如果用得起,那就得再用半年,每周两针,另外,建议做胃镜,一定是要证实是否发生了食管胃底静脉曲张。从你本次提供的文字看,似乎没有静脉曲张,这当然好,但是结果一定是可靠的对吗?睡眠的文字很难处理,因为既可以与心理有关,也可能就是体质差异。我就吃了十几年安眠药。今后复查的频率在3个月左右。世界上还没有抗肝硬化的药物,扶正化瘀胶囊有一定抗纤维化作用。暂时可以不吃。另外,烦请理解,这里就是免费平台,可以自由提问,你们看一次门诊,我们很难做到永远随访。实际上我们并不对所有患者朋友做随访,随访时间一般在二周左右。
#2 咨询:感谢缪教授,相关资料已经补全
2017-01-13 09:27:39 donotworry
缪教授,首先非常感谢您对患者无私的关心,您的医德仁心是我们晚辈的榜样。1.我们没有奢求一直随访,您那么多的病人做随访需要很大的人力 财力,我们理解,提到我们随访只是想说明我们一直按您的方案进行的治疗,没有随意增减药物。2.9月、10月检测甲胎蛋白均为40-44之间,您 建议在冬季的3个月使用日达仙,11月份甲胎蛋白降到30,1月份再次检查仍为30;家族中无肝癌患者。现在已使用3个月日达仙,所以会有疑问是 否继续使用,现在明白了,继续使用半年,谢谢您。3.胃镜是在“smmu”一附院做的,结论应该可靠。4.腹水9-10月未检测到,11月份强化核磁检 测到少量,1月份行b超检查,最深处为13mm,需要进行相关治疗吗?5.目前用药方案为:润众+水林佳+日达仙,暂不需要增减药物是吗?
#3 回复:回复“缪教授,请您指导下一步治疗方案”
2017-01-14 21:45:01 [医生] 缪晓辉
能够有效控制腹水这就很好了,胃镜下没有食管胃底静脉曲张,那就谢天谢地,少了很多的担忧了。建议你就用这三种药物。另外,你还是未能理解我的意图,我是希望把你的门诊记录输入到这里,这样呢,对于今后的交流很有意义和帮助。


更多.... 缪晓辉医生资料

网友给缪晓辉医生的赠言

与缪晓辉相同科室的专家

姓名:张瑞祺

职称:主任医师、教授

病毒性肝炎、感染性疾病

姓名:倪武

职称:主任医师、教授

病毒性肝炎的规范化抗病毒治疗与耐药管理,肝功能衰竭的救治,长期不明原因发热诊断,肝肾移植术后继发感染及肝损害的处置

姓名:蔡雄

职称:副主任医师、副教授

急慢性肝病、自身免疫性肝病

姓名:高景波

职称:主任医师、教授

脂肪肝、酒精肝的诊治、各型肝炎的抗病毒治疗

姓名:王国俊

职称:主任医师、教授

各种慢性肝病和各种严重感染性疾病的诊治,慢性肝炎、脂肪肝、肝硬化的合理治疗和肝脏肿瘤的早期诊断

姓名:徐文胜

职称:副主任医师、副教授

血透相关慢性丙型和乙型病毒性肝炎、器官移植术后肝脏并发症的诊治,不明原因性发热的诊治

姓名:王俊学

职称:副主任医师、副教授

病毒性肝炎、自身免疫性肝病、肝硬化、肝衰竭救治。

医元简介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意见反馈 - 国家公众健康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