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教缪院长
最后更新:[回复] 2个月前 [医生]缪晓辉
咨询用户 :yueshen666
咨询状态:咨询2次 / 回复2次 / 浏览
咨询时间:2017-09-14 08:56:48
用户设置:
咨询对象:[医生]缪晓辉
尊敬的缪院长,您好!关注您一段时间了,今天鼓励勇气向您提问,首先感谢您提供的机会!我是深圳大学的一名博士在读学生,先向你简述我的情况。乙肝应该来源于母亲,母亲小三阳,年初检查正常,父亲携带情况未知,他拒绝去检查,心累。家族史未知,我曾多次劝“七大姑八大姨”去检查一下,除了小姨检查没有携带以外,其他亲戚完全忽视我的建议,都认为身体很好,中国携带上亿自知者恐怕不足2成,院长应该深有体会,我也无可奈何,所以家族史只能跟您说未知,很抱歉。小时候就知道有乙肝,家里人为了“治愈”让我吃了不少冲剂,大学体检小三阳,每年一次肝功能正常,那是很无知,以为肝功能正常就不用其他检查。2015认识了学医的男友,消化内科方向,略懂一些乙肝,有以下记录保存。2015年6月 肝功能正常,彩超描述正常。 2015年12月,肝功能正常,彩超正常,病毒 7.05×10²iu(<500iu),甲胎正常。 2016年5月 肝功能正常,病毒3.25×10²(<100),2017年 2月 肝功能正常,彩超正常。2017年9月 肝功能正常,彩超正常,病毒<100iu(<100iu)。说明,alt没有超过16过,ast最高的一次22。每次检查的项目都不同是因为我无知,可能个别医生也“不太知”,所以是让我查什么我就查什么。看了缪院长的科普文章,我以后会定期查相关的项目,已经认识到这点。有以下几个问题询问 第一:辛苦缪院长综合点评一下。我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是病毒携带者还是肝炎患者?第二:未知的家族史始终让我担忧,可能我对家族史的认识有一定的偏差,我固执的认为只要有家族史,我的发病或者说治疗是在所难免的,如果是这样,我是否考虑提前准备治疗。第三,向我这样的情况多见吗?小三阳,病毒时有时无,含量似乎不多,这样的情况通常发病的概率高吗?预后如何?第四:家族史对男性和女性的影响一样吗?我现在需要注意什么?天啊,怎么写了这么多,麻烦缪院长了,辛苦您了!
咨询标签:
我的标签: [添加/编辑我的标签]
#1 回复:回复“请教缪院长”
2017-09-14 09:39:32 [医生] 缪晓辉
哈哈,充分体现了博士的文字组织能力和表达能力,迄今你是唯一用数学正规指数“2次方”来表达量的,你辛苦。不过在进入主题之前,还要给博士一个主题:“第一”后面不接冒号,而是逗号。呵呵,为你写博士论文做准备。你的乙肝来源,既然找不出来,那就不管了,但是你要关注一个问题:有没有血缘关系的人患肝硬化或肝癌,如果没有,那就放下你的小心脏,好好做论文。第一,只要病毒可测,那都可以称之为“病毒携带者”,但不定是肝炎,只有转氨酶升高了,才称得上“炎”,当然也可以称为HBV 感染者,名字不重要,重要的是病毒的有无和含量;第二,前面已经说过,重要的是家族中有无严重肝病患者,如果没有,那就一定不要急于抗病毒治疗,因为你是女性、病毒量很低、自身抑制的病毒、转氨酶完全正常;第三,多的是,极少数女性感染者会在中年时病毒复制增加;第四,几次提及性别,就是要告诉你,女性预后要比男性好3倍、9倍和27倍,分别对比肝炎、肝硬化和肝癌。
#2 咨询:再次请假缪院长
2017-09-16 07:45:11 yueshen666
缪院长您好!花了几个晚上阅读您这里的我觉得和我情况类似的病例,感慨万千!其一,您这里的病例真算是宝 库,说您这里是三级甲等咨询室也搓搓有余吧!其二,像您这样的权威提供免费咨询,而且是数十年如一日坚持免 费为病友提供免费咨询,其中院长一定也吃了不少苦,毕竟我认为这是耗时间耗体力的事情,而且必然要牺牲自己 很多私人的空间,为此,我深感钦佩,同时感恩缪院长,医者仁心,中国专家很多,但您是专家中的君子。阅读过 程中,有几个小问题还要辛苦缪院长费心,这几个小问题(对您说是小问题,对我来说是大问题)已经给我带来了 一些思想上的障碍,我认为错误的观念往往会让人,尤其是病人“误入歧途”。问题一,您曾经回复一个病友中说 到,免疫清除有时候不尽如人意,拖拖拉拉往往有复发的可能。我大学甚至之前就是小三阳,病毒时有时无,这是 常见的波动还是您说的“拖拖拉拉”呢?我是否还是符合您上次说的,女性极少数中年病毒复制的情况呢!第二,家 族史的事情我和爸妈好好沟通了一下,得到以下令人不安的情况,其一,姥爷年初确诊胃癌,没有乙肝。其二,父 亲的二姨60岁病逝于肠癌,逝世时有没有转移到肝已经无法查证。目前的情况来看,家里确实没有明确的肝硬化和 肝癌患者,但是令人不安的是,姥爷会不会肝转移不确定,转移的肝癌和原发性肝癌有区别吗?(因为姥爷胃癌我 不知道哭了多少次,我很爱他,同时也自私的担心会影响自己,我很矛盾。)缪院长,我有必要纠结父亲的二姨和 姥爷癌症的问题吗?当然我清楚,我应该重视这个问题。心里压力比较大,请缪院长点拨!再次对您表示感谢,院 长辛苦!
#3 回复:回复“请教缪院长”
2017-09-16 18:48:00 [医生] 缪晓辉
1.是的,你就属于这种情况,我不能只说好听的给你听。但是又有所不同,这个不同是值得乐观的,因为你在2016年的时候,病毒量就几乎是不可测,而今年两次测不出,那就代表病毒差不多被抑制了,至于说那个复发的概率还是有的,只是很低。要知足哦,很多人士先症感染者,打针或吃药都很难见到年头,你比他们可是好很多很多倍呢!2.家族中没有肝癌患者,这就够了。说句你听了不舒服的话:如果你是胃里有这样的“危险信号”,那么家族中胃肠恶性疾病的病史就有负面影响了。转移肝癌,就是说其他地方(肠道)癌症转移过去的,与原发与肝脏的癌症完全不是一回事情。至少眼下不要纠结胃癌与肝脏的关系,但是以后是否要在胃上下点功夫,那是另一回事。比如从现在开始注意饮食习惯,少吃辛辣,不喝酒,少吃药,精神舒缓,定期体检(特别建议你定期做胶囊胃镜)等。要珍爱生命,但是不能太惜命,否则生活质量反而太差。


更多.... 缪晓辉医生资料

网友给缪晓辉医生的赠言

与缪晓辉相同科室的专家

姓名:张瑞祺

职称:主任医师、教授

病毒性肝炎、感染性疾病

姓名:倪武

职称:主任医师、教授

病毒性肝炎的规范化抗病毒治疗与耐药管理,肝功能衰竭的救治,长期不明原因发热诊断,肝肾移植术后继发感染及肝损害的处置

姓名:蔡雄

职称:副主任医师、副教授

急慢性肝病、自身免疫性肝病

姓名:高景波

职称:主任医师、教授

脂肪肝、酒精肝的诊治、各型肝炎的抗病毒治疗

姓名:王国俊

职称:主任医师、教授

各种慢性肝病和各种严重感染性疾病的诊治,慢性肝炎、脂肪肝、肝硬化的合理治疗和肝脏肿瘤的早期诊断

姓名:徐文胜

职称:副主任医师、副教授

血透相关慢性丙型和乙型病毒性肝炎、器官移植术后肝脏并发症的诊治,不明原因性发热的诊治

姓名:王俊学

职称:副主任医师、副教授

病毒性肝炎、自身免疫性肝病、肝硬化、肝衰竭救治。

医元简介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意见反馈 - 国家公众健康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