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 >> 健康常识
  1. 你真的会看医生吗?我看未必

    如果你觉得这个话题很有意义,我就写成系列。 在大三甲做了三十几年医生,又兼做医院和科室管理工作二十几年,还在医学学术界霸了十几年,更是在民营甚至带国际号的医疗机构拼了将近5年,对于看病问题还真是“看透”了。 讲一个真实故事。 听说过弥漫性甲状腺肿(甲亢)伴突眼症吗?这病一点都不罕见,那个突眼吧,有时很严重,严重得让你见着了都害怕!突到啥程度?突到24小时里没有一秒钟可以合眼!突到病人无法眨眼! 故事来了。十几年前,我的一位老乡患了这个毛病,并“慕名”来长征医院找我帮忙住院治疗。知道我为何...

    点击:  | 创建时间:2017-09-21 07:14:00

  2. 传染性?别瞎操心!乙肝病毒你惹得起也躲得起(二)

    你问四:打了疫苗就不会被乙肝病毒传染了吗? 我答四:yes and no!这可真不是玩噱头。有一点你早就应该知道了,新生儿在出生后的24小时内,医院里会自动地给新生儿注射第一针乙肝疫苗,乙肝表面抗原阳性母亲(不是父亲)所生的孩子,还要往孩子的小鲜肉里面注入一针高价乙肝免疫球蛋白,然后在第1个月大和第6个月大的时候,分别注射第二、三针乙肝疫苗。注射疫苗可以保护绝大多数孩子免受乙肝病毒感染,即使仍然有5%~10%的孩子在接受常规的0、1、6计划免疫注射乙肝疫苗后,并没有产生抗体,但也似乎不太可能被...

    点击:  | 创建时间:2017-09-15 08:20:00

  3. 传染性?别瞎操心!乙肝病毒你惹得起也躲得起(一)

    乙肝病人或乙肝病毒当然有传染性,否则世界上哪来那么多慢乙肝病人? 但是,乙肝病人或乙肝病毒,你绝对“惹得起也躲得起”。不过,你干嘛要惹呢?又干嘛要躲呢?就这个问题咱们走一次套路:你问我答。 你问一:感染了乙肝病毒就会得慢乙肝吗? 我答一:这问题听起来有点拗口,其实这还真是一个很专业的问题,感染和患病真的不一定是一回事。上医科大学时,传染病学的老师就这个问题给学员们讲解了很久,我当年智商不够高,没弄懂,直到做了感染科医生才整明白了。当年的愚笨就不说了,现在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明白”。 任何...

    点击:  | 创建时间:2017-09-05 15:05:00

  4. 与慢乙肝病人朝夕相处,你会抑郁吗(二)?

    (接上一篇)这么说话简直就是忽悠人嘛!你老缪医生倒是与乙肝病毒结为夫妻试试。不敢,现在不敢,将来也不敢,此“不敢”非那“不敢”。不过你们说得也是,我妻子她还真不是乙肝病毒感染者。但是,天地良心啊,我已经几十年如一日,用我的实际行动展示给大家了:我,缪医生,曾经天天与乙肝病毒生活在一起(感染科病房查房呀!),现在也每周至少有一个半天,也就是每周四的下午门诊时会与乙肝病毒走得很近很近。我看门诊时,一手咖啡杯,一手茶杯,工作服里还揣着个手机(我看病几乎不接听手机,手机是用来帮病人计算体质指数的),水笔...

    点击:  | 创建时间:2017-08-24 07:16:00

  5. 与慢乙肝病人朝夕相处,你会抑郁吗?(一)

    (共两篇,请连续关注) 如果你是慢性乙型肝炎病人的妻子或丈夫,能否描绘一下自从得知丈夫或妻子患慢乙肝后的心路历程? 你也许无所谓,或可能很在意,在意了很久、很久? 你也许很宽容,或可能很计较,计较了很久、很久? 你也许很坦然,或可能很焦虑,焦虑了很久、很久? 读者诸君可看明白了,这篇文章不仅仅写给乙肝病人看,更是写给那些与慢性乙型肝炎病毒感染者朝夕相处的朋友们阅读的。你们,所谓正常人,也许比病人朋友更在意、更计较、更焦虑乙肝相关问题;你们,计较、在意和焦虑的“头等大事”或“二等大事”,...

    点击:  | 创建时间:2017-08-18 07:12:00

  6. 与乙肝病毒感染者聊聊“心理”话——您抑郁了吗?

    老缪医生与乙肝病人聊聊心理话,也是心里话。 世界上任何人(又何止是人!)得了任何躯体疾病,一定伴有心理障碍,且不管疾病大小和严重程度,也不论心理障碍大小和严重程度。不信?请阅读。 先说我:今天晚上拉肚子,明天要上讲台。我担心夜里睡不好觉,脑子糊涂,明天把课讲砸了;担心明天腹泻不止,上了讲台后就不得不提着裤子下台,或者明天根本就上不了讲台……此时此刻,肚子胀疼难受,频繁奔波于床铺和卫生间之间稀里哗啦,失盐脱水全身没力气,整个人都不好了——我焦虑! 再说你:今天晚上感冒发热,明天你要接受一个重...

    点击:  | 创建时间:2017-08-10 07:07:00

  7. 从调理谈我对中医药的一滴理解

    《凤凰周刊》三年前刊登“大陆中草药肝损害调查”一文,引发争议,迄今余波未消。 首先声明:我对中医药学比较生疏,但不能说完全无知。早在35年之前,我的医学大学课程中就有“中医学基础”,厚厚的一本书,啃了很久,讲课的老师都是中医名门出身。此间,我学过号脉、看舌苔,还学过开中药处方、针灸、艾灸、推拿、按摩等,就差品尝糖尿病病人的尿液了。“中医学基础”课程考试成绩大于90分。再后来,在第二军医大学长征医院做副院长,分管过医疗、教学和科研,听过中青年中医医师“打擂台”(参选A级教员)讲课;参加过中医研究...

    点击:  | 创建时间:2017-08-10 07:04:00

  8. 病毒性肝炎,远离或保持距离!写在肝炎日

    导致肝脏发炎的病因很多,包括药物(化学物质)、酒精、自身免疫、肝脏内过度脂肪沉积和嗜肝病毒。其中,嗜肝病毒导致的肝炎最为多见,这就是常说的病毒性肝炎。 为什么叫嗜肝病毒?那是因为在可以损害人类肝脏的病毒中,有五种病毒特别喜欢肝脏,一旦感染人体,就直奔肝脏而去,并在肝细胞里寄生、繁殖,进而诱发机体的免疫系统损害肝脏。病毒或被清除(急性肝炎),或绕过免疫系统而永久“定居”下来成为慢性肝炎。久而久之,还会导致肝硬化和/或肝癌,在少数人还有可能出现重型肝炎,病死率很高。 甲、乙、丙、丁、戊型肝炎,这...

    点击:  | 创建时间:2017-07-28 13:16:00

  9. 请喝鸡汤:做一个比不好不坏更好的人

    老缪这辈子做过不少好事,做过更多不好不坏的事情,还做过微量不犯法的坏事。今天我要跟大家分享三件不好不坏的事情。 事一。一条很宽的马路,可能是四车道,也许是五车道,在中国,这样的社会主义康庄大道每个城市都有,在这样的马路上开车一般都感觉很爽,但你经常不爽,而这种不爽,既不是源于别人的随意变道,也不是他人大灯闪烁,更不是恶人与你碰瓷,那是啥?是直行的小伙伴将汽车停靠在最外侧的直右两通的车道上等待红灯,而紧随其后要右转弯的你呢,却不得不透过车前玻璃,欣赏着冒着白烟并十分性感的车屁股。问题是,在你左侧...

    点击:  | 创建时间:2017-07-18 10:33:00

  10. 三伏,我不服;防暑,教你招

    一年一度三伏天,一年一度“烧烤”季,你准备好了吗? 你可能已经知道:暑热天,睡眠要充足、酷热时不要喝酒、不要试图喝冰啤酒来解暑、不要在阳光下暴晒、多喝水、室外工作时间不宜过长、夏天孕妇少出门、出门要戴帽子等等,这些都对。老缪医生再给你支七招。 招一:别等渴了再喝水。你可能没有流汗,也可能没有口渴,但是只要环境温度超过33℃,你就要开启大量喝水模式了。听说过肺泡散热吗?如果没有,相信你一定见过狗是如何透气的,狗除了脚上有汗腺之外,身体的其他部位都没有汗腺,所以狗不能通过出汗来散热。它通过肺泡,...

    点击:  | 创建时间:2017-07-14 14:49:00

  11. 乙肝病毒金蝉脱壳,给人留下无穷烦恼

    乙肝表面抗原(HBsAg)是乙肝病毒的外壳,但很多情况下,它不过就是病毒的空壳而已。对这张没有躯体的“狼皮”缺乏认知,才是你烦恼的真正原因,当然也不排除少数医生善意地推波助澜,更不排除某些不法之徒不断地整出所谓“转阴”妙方,忽悠你的口袋。老缪为你解惑。 早在1963年,美国遗传学家Blumberg采用血清免疫试验,首先在一名患肝炎的澳大利亚土著居民血液中发现了一种抗原,当时不知道它与乙肝的关系,所以命名其为“澳大利亚抗原”,国人喊它“澳抗”,一喊就是几十年;又经过5年潜心研究,Blumberg...

    点击:  | 创建时间:2017-07-10 07:28:00

  12. 耐药很烦恼,“消恼”重在早知道

    对耐药的担忧和烦恼,是很多慢乙肝病人非常抵触抗病毒药物的原因之一。有没有可能避免耐药?有!有没有可能早知道耐药?有! 来来来,看看早年的临床研究数据: 拉米夫定(LAM)用药五年后发生耐药的风险高达80%!哎呦妈呀,这药用了比不用还糟糕! 阿德福韦(ADV)在治疗后第五年可有近30%的人发生耐药,不是个小概率事件。 替比夫定(LdT)两年内耐药可能性是25%,四分之一概率,绝对不低啊! 恩替卡韦(ETV)与你一起战斗到第6年,有1.2%的机会让你失望,这个数值可以接受。 替诺福韦(T...

    点击:  | 创建时间:2017-06-29 07:23:00

  13. “我的乙肝病毒量不可测,为啥不测?”

    某日,三任美国总统约好在白宫见面,以美国排名Top3的三家医院化验单为由头,共同探讨美国医疗体制改革的问题。他们分别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张乙肝病毒基因定量检测的报告单。 特朗普拿着放大镜,瞅着化验单,面色越来越难看,就听他自个儿咕哝着:“不可测、不可测,不可测是啥意思?”瞬间转身对卫生部长吼道:“神马玩意儿,不可测,为啥不测?you're fired!” 奥巴马一看到特朗普发火就乐,他迅速瞄了一下自己的化验单,然后乐呵呵地道:“嗨,老川,谁让你否定俺的医改新政呢,俺的报告结果是‘阴性’,you ...

    点击:  | 创建时间:2017-06-26 07:01:00

  14. 寻找乙肝病毒的祖宗——话说慢乙肝基因诊断

    诊病,就是要准确地找到疾病的根源。源者,祖宗也!慢乙肝的基因诊断,实际上就是要找到乙肝病毒的祖宗——乙肝病毒基因(HBV DNA)。 近来基因诊断一直被热炒。前任米国总统奥巴马抛出个“精准治疗”,全世界人民为此而兴奋得不行,以为人类所有疾病的诊治就像筷子夹着一颗芝麻粒,一定会精准地送到嘴里而不是鼻孔。奥巴马也因此增加了不少粉皮数,其实呢,精准,永远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在明星奥巴马吸粉龙龙阿狗(long long ago),乙肝诊断早就进入精准年代了。 基因是什么东西?基因是决定生物遗传性状的物...

    点击:  | 创建时间:2017-06-19 07:49:00

  15. 酸甜苦辣,催生白发——写在首家瑞慈诊所诞生二周年

    两年前,瑞慈医疗集团诊所连锁事业部总经理兼首席医疗管缪晓辉走进集团总裁的办公室汇报工作。 “方总:经过4个月的筹备,诊所可以试运营了。请您选一个开业典礼的日子。有三个时间可选:6月16日、6月18日、6月19日,分别是周二、周四、周五。”  “我只有16号有空,就定这个日子吧”。瑞慈医疗集团总裁方宜新掐了掐手指道。 看得出,除了是否有空外,他对6、8、9这三个数并不敏感,或者对这三个数均很满意。不过,我在提交这三个日子的时候,最不愿意被选中的就是6月16日。但必须以老板的时间为准...

    点击:  | 创建时间:2017-06-16 10:33:00

  16. 五种肝炎病毒,毫无亲缘关系,都是肝脏大敌

    甲乙丙丁戊型肝炎病毒,听起来像五个恶棍兄弟,其实它们连堂亲或表亲都不是,完全没有亲缘关系。除丁型肝炎病毒(叫Delta病毒)外,医学家们根据发现这些病毒或证实其导致肝炎的先后顺序给它们取了名,看似老大至老五,实际上其凶恶本质与排名无关,就像豺狼狮虎豹,不是相同物种,但共同点都是食肉动物;五型肝炎病毒的共同之处就是:都是嗜肝病毒。它们在地球上存在了多久无人能确切考证,但可以肯定它们的年龄比猿猴大。中外医书记载的有关黄疸性疾病者可以追溯到公元前,古希腊和罗马人一直称之为“卡他性黄疸”,至于为啥把黄疸...

    点击:  | 创建时间:2017-06-10 13:43:00

  17. 慢乙肝如何诊断?别逗了,这也是问题?

    这不是问题吗? 若干年前,我请学生和学生讲课:“你给他们讲讲慢性乙型肝炎的诊断问题!”“老师,这慢乙肝的诊断也太简单了,十分钟就讲完”,“十分钟?给你百分钟你不一定讲得好!” 有那么玄吗?当然有啊! 《慢性乙型肝炎防治指南》定义慢性乙型肝炎:“由乙型肝炎病毒持续感染引起的肝脏慢性炎症性疾病”。短短一句话,简明扼要,高度概括。然而,针对具体患者,临床医生给出的诊断不单单是个名称或定义,而是要在全面掌握病人各种资料之后,评估病情的轻重、了解疾病的预后、预测治疗的效果。诊断的内涵真的很深刻、很玄...

    点击:  | 创建时间:2017-06-10 13:41:00

  18. 从抗病毒治疗就是“上贼船”,论做人要厚道!

    “我怕吃了药,上了贼船下不来”。老缪医生很生气:“有贼船上,是你的福气,做人要厚道”。 上述对话情景经常发生在我的诊室或我的网络咨询室,不少慢乙肝患者,跟他/她说起抗病毒治疗、谈及长期口服抗病毒药物的时候,就开始犹豫、担忧、满心的抵触和逆反情绪。这在医生看来似乎无法理喻,甚至觉得很可笑,可这却不是个别现象。我要说的是:口服抗病毒药物治疗这条船,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就是得上。 我们从各种船只说起。 船一:贼船。比如海盗船及其“员工”们,它主要从事海上抢劫等非法活动。上贼船,意指参与某个不良组织...

    点击:  | 创建时间:2017-05-11 07:42:00

  19. 慢乙肝+喝酒,之于肝硬化和肝癌:1+1>2

    先讲个故事。如果是我的病人,你大概听过;如果不是我的病人,你不要错过。 十年前的一次门诊,坐在我对面的是一位来自我国东北某省的老年男性患者,面色晦暗,一眼就能看出“肝病面容”。但老者精神状况不错,尤其是老先生的优雅和绅士模样,迄今仍然印记在我的脑海。略斜依在座椅,没等我问诊他先开口:“缪教授:我今年65岁,虽然已经患了乙肝肝硬化,但比我两个弟弟多活了5岁。我们三兄弟都是母婴垂直传播乙肝,然而由于他们严重嗜酒,分别都在60岁时患乙肝肝硬化和肝癌离世,而我滴酒不沾,所以我已经比他们多赚了5年。今天...

    点击:  | 创建时间:2017-05-04 10:06:00

  20. 产前药物阻断:你的困惑我知道(2)

    5.孩子出生后可以带药哺乳么? 对于这个问题,本医生纠结了多年,经历了最初的否定,到后来的折中,再到现在的肯定,心路历程持续了四年左右时间。咱们还是讲道理哈! 大家不就是担心孩子会与妈妈一起吃药么?没错,吃药是肯定的。我又要引着大家跟我的思路走一程了:第一,还记得以前讨论药物安全性时说过的吗?孩子蜗居在宫里时,孕妇吃进去的药,一方面可以通过胎盘和脐带直接进入胎儿体内;另一方面药物渗透到羊水中,可能被胎儿喝进去或者被皮肤吸收。准妈妈体内那4000毫升左右的血液啊,可是分秒不停地循环着,胎儿时刻...

    点击:  | 创建时间:2017-04-28 11:09:00



更多.... 缪晓辉医生资料

网友给缪晓辉医生的赠言

与缪晓辉相同科室的专家

姓名:张瑞祺

职称:主任医师、教授

病毒性肝炎、感染性疾病

姓名:倪武

职称:主任医师、教授

病毒性肝炎的规范化抗病毒治疗与耐药管理,肝功能衰竭的救治,长期不明原因发热诊断,肝肾移植术后继发感染及肝损害的处置

姓名:蔡雄

职称:副主任医师、副教授

急慢性肝病、自身免疫性肝病

姓名:高景波

职称:主任医师、教授

脂肪肝、酒精肝的诊治、各型肝炎的抗病毒治疗

姓名:王国俊

职称:主任医师、教授

各种慢性肝病和各种严重感染性疾病的诊治,慢性肝炎、脂肪肝、肝硬化的合理治疗和肝脏肿瘤的早期诊断

姓名:徐文胜

职称:副主任医师、副教授

血透相关慢性丙型和乙型病毒性肝炎、器官移植术后肝脏并发症的诊治,不明原因性发热的诊治

姓名:王俊学

职称:副主任医师、副教授

病毒性肝炎、自身免疫性肝病、肝硬化、肝衰竭救治。

医元简介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意见反馈 - 国家公众健康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