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 >> 健康常识
  1. “我明明是乙肝,为什么医生说‘不要治疗’”?

    慢乙肝怎么可能“不要治疗”?是你听错了还是医生说错了?你肯定没有听错,医生也没有说错,但医生的话本该是这样的:“目前不需要治疗,等到balabalabala……再治疗”,那些没说出来的“bala”很重要。医生们总是很忙,半天门诊可能要看诊50个以上的病人,所以没有时间详细解释,这就给老缪医生撰写科普文章留下了空间。本文试图把“balabala”的各种情况说详细、说透彻、说明白。先说“不要治疗”的第一种情况:慢乙肝病人处于免疫耐受期。根据乙肝病毒与人体免疫系统相处的“和谐”度,医学上将慢乙肝分为四...

    点击:  | 创建时间:2018-01-08 09:12:00

  2. “既生瑜何生亮”,干扰素没有这么说(下)

    其实,中国的慢乙肝病人早就用上了干扰素,读者中一定有见证人。在20世纪80年代那个所谓“阵痛”的特殊岁月,也是生物制剂生产、销售和应用略有失控的时期。从事微生物教学或研究的一些单位,或某些大城市的中心血站,凭借业务工作性质的便利,通过各种途径获取“不需要”的人体器官或组织。有的用外科医生从严重外伤者切下来的脾脏,有的用献血员献出来的血液,也有的与产科医生联手收集新生儿胎盘。之所以偏好这些组织或器官,主要是因为它们都含有大量的白细胞、淋巴细胞和单核细胞等,把这些组织中的细胞分离出来,在体外培养不长...

    点击:  | 创建时间:2017-12-29 11:21:00

  3. “既生瑜何生亮”,干扰素没有这么说(上)

    公元175年周瑜来到世上,181年孔明出生了。181-175=6。 公元1992年干扰素被批准用于治疗慢性乙型肝炎,1998年第一个核苷类似物——拉米夫定上市了。1998-1992=6。 宇宙里就有这么巧的事情:周瑜比诸葛亮大6岁,干扰素比核苷类早生6年。这可不是老缪医生瞎扯,有历史记录可查。当年的周瑜说:“既生瑜何生亮?”然后忧郁而死,随后有了三国演义中的一段悲切故事。干扰素有点像“瑜”,但它从来没有抱怨过“亮”,也没生气,迄今活得好好的,而且还一直传续着它的神奇故事。在“...

    点击:  | 创建时间:2017-12-25 07:56:00

  4. 了解核苷类药物这一家子,知足常乐,心存感激

    1998年,著名制药企业之一的葛兰素公司,在全球同步上市了第一个核苷类抗乙肝病毒药物——拉米夫定(LVD)。当时我接任上海长征医院感染科主任不到三个月,赶上了享受一次“特权”的机会:获赠10个人份、每人可服用3个月的拉米夫定,并要求给到包括我在内的5位医生,让大家都尝尝鲜。“私心膨胀”的我,把“属于”我的那两份子赠给了我的老师。不久,拉米夫定几乎成为抗乙肝病毒的“标配”。其时,感染科医生们很欣喜:我们终于有了一款新式武器了!然而,好景不长,短则一年,长则三年,不少视拉米夫定为救星的慢乙肝病人出现...

    点击:  | 创建时间:2017-12-15 08:14:00

  5. 慢乙肝,需要标本兼治,治本为上,不能胡治

    治疗慢性乙型肝炎至少需要有三个合伙人:病人、家人和医生。为何老缪很低调地把医生安置在第三位?原因很简单,在与慢乙肝的长期斗争中,所有合伙人都应该了解或掌握正确和有效的治疗方法,但最终获得最大红利的当然是病人,其次是家人,最后才是医生。老缪医生合理收诊费,拒绝拿红包,欢迎给打赏,最愿意分享病人朋友康复后的精神红利。标本兼治,是很容易理解的四个字,但常见到乱象是:治标不治本、重标不重本,日复一日,月复一月,甚至年复一年,吃着各色花样的药物,有汤有丸,有片有囊。去一趟医院,跑一趟诊所,找一次神医,立即...

    点击:  | 创建时间:2017-12-08 08:57:00

  6. 为乙肝肝硬化患者的嘿咻维权!

    病人当然有嘿咻的权利,但很多乙肝肝硬化病人的嘿咻权却被自己或家人的误解而剥夺了。干预“性事”最多的是年轻患者的一方或双方父母。得用医学知识说服善意的“侵权者”。看过《非常勿扰》1吗?看过?好的。镜头之一:葛优不停地相亲中有遇见一美女,几乎相中,就在要拍板的那一刹,车晓竖起了一根食指。葛优何等聪明,问:“一天一次?”,答:“No!”;又问:“一周一次?”,又答:“No!”;还问:“一个月一次?”还答:“No!一年一次”。电影不过是搞笑,但现实中不少人不是伸一个食指,而是拇指和食指尖端相接拼成圈,作...

    点击:  | 创建时间:2017-12-01 12:00:00

  7. 确诊乙肝肝硬化后怎么办(三)?监测、监测、监测!

    三大提醒:知晓过去现在未来坦然对待沟沟坎坎严密监控疏而不漏监测,着眼的是未来,防范的是“不测”;监测,是要将“不测”变为可测,怎么强调其重要性都不过分。遗憾的是,不少病人及其家属,或因为不知,或因为懈怠,或因为怕麻烦,或因为经济困难,而疏忽了监测,常常酿成难以挽回的严重后果。读了老缪医生的文章后,请“痛改前非”。以下就监测的问题分类介绍。一、自我症状监测。这可以由病人和家属分别或共同实施。肝硬化的病情变化,包括出现并发症,也包括使用药物的疗效反应和不良反应等,大多会有相应的症状表现出来,无论是病...

    点击:  | 创建时间:2017-11-27 08:14:00

  8. 确诊乙肝肝硬化后怎么办(二)?坦然对待各种坑!

    三大提醒:知晓过去现在未来坦然对待沟沟坎坎严密监控疏而不漏如同硬化了的肝脏表面的坑坑洼洼、高低不平,肝硬化本身也给病人挖了很多沟沟坎坎,其一是各种并发症,其二是多个伴随病。这两者不是一回事,有时有重叠,但都是沟坎,要越过它们就得首先知晓它们,然后才能坦然对待。以下文字有不适,慎重阅读。并发症是与肝硬化本身直接关联的疾病,大多数见于失代偿期肝硬化。常见的有:1.食管胃底静脉曲张破裂出血。见过“蚯蚓腿”(一种叫做“大隐静脉曲张”的常见病)吗?曲张的静脉在食管里看起来就像“蚯蚓腿”。由于肝脏被大量的“...

    点击:  | 创建时间:2017-11-16 06:57:00

  9. 确诊乙肝肝硬化后怎么办?(一)审过去,估现在,预未来

    三大提醒:知晓过去现在未来坦然对待沟沟坎坎严密监控疏而不漏人体器官,有时该硬,有时该软,比如心脏及其他某些器官;该硬的就得硬,比如骨头等,该软的就得软,比如肝脏等。很多人的肝脏啊,真是不该硬啊!这一硬呢,麻烦就大了!乙肝病毒侵蚀肝脏后导致肝硬化,绝大多数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有时是不知不觉的,是慢慢变硬的;也有极少数人是在一次重大打击,即急性或慢性肝衰竭之后发生硬化的。过去人们不重视常规年度体检,以为在一夜之间肝脏变硬了,实则不然,只是不知而已,尤其是不知道早就患了慢乙肝,等到确诊肝硬化才懊悔不...

    点击:  | 创建时间:2017-11-10 07:03:00

  10. 同患慢乙肝,你的肝软我的硬,这是啥原因?

    no zuo,no soft!no zuo,no stiff!“为什么?为什么那么多人得乙肝偏偏是我的肝脏变硬了呢?”这样的问题,很多慢乙肝病人会痛苦地“质问”老缪医生,但很多时候老缪医生会反过来质询病人。慢乙肝算不得复杂病,甚至都不是疑难疾病,更非不治之症,但若不作为(no zuo)或乱作为(zuo,作=瞎折腾),它的结局却可能很糟糕,其中肝硬化就是最糟糕的结局之一。须知,与许多疾病一样,患肝硬化也有偏爱。一、长期高病毒载量与肝硬化的关系非常密切中国台湾学者于2006年在全球顶级医学杂志上发表...

    点击:  | 创建时间:2017-11-03 06:40:00

  11. 别吓着,和风细雨难言恐怖的肝硬化故事

    据老缪医生临床所见,得知患有肝硬化的患者有三种反应:反应一:强力反应:天崩地裂、不知所措、寝食难安、八方求医,此类患者约占80%;反应二:没有反应:镇静自若、“胸有成竹”、无所畏惧、听从安排,此类也约占10%;反应三:不知反应:一脸懵X,“啥叫肝硬化?肝硬化要紧吗?”是他们常有的“反应”,此类还占10%。这些占比不过是老缪医生的“毛估估”,但无论是过激的反应或者茫然的表示,都折射出对肝硬化的认知不足。老缪医生绝对不会淡化肝硬化的严重性,但也不想吓唬大家。首先定个调子:一旦被确诊为肝硬化,无论医生...

    点击:  | 创建时间:2017-10-27 07:02:00

  12. 抗肝纤维化治疗是转化“中间派”的争夺战

    纤维化是肝脏炎症和硬化之间的一个中间过程,是一个摇摆的“中间派”。如果任其发展,纤维化就将继续加重,纤维组织势必如同在肝脏中违建的一道道围墙,把肝脏分割得面目全非,最终必然发展为肝硬化;如果给予另一种力量,不但阻断新的违建,还激发自身潜力拆除已经搭建的藩篱,那么纤维化不仅会停止发展,而且还可以逆转。可见,“中间派”是可以经过转化后重新做人的。编辑小陆同学根据本文的要求将曾经展现过的一张“路线图”修改后呈现在此。(网站图片暂时无法显示,可添加微信公众号drmiaoxiaohui,回复“路线图”查看...

    点击:  | 创建时间:2017-10-19 06:54:00

  13. 不要问我肝脏有多硬,摸摸你的额头、鼻子和嘴唇

    肝脏纤维化是肝脏变硬的早期表现,也是从炎症发展到硬化的“过渡”阶段。显然,谁也不愿意“顺利”地过渡到肝硬化,控制肝脏原发疾病,是可以阻止肝纤维化进展的,肝纤维化是可以逆转的。因此,确认肝脏纤维化是否存在以及严重程度,对于把握病情和制定相应的干预治疗策略有重要意义。虽然目前已经有不少技术手段能比较精确地检测肝脏纤维化,但无论多么“精准”,医生都应该首先作临床评估。如果看老缪医生的门诊,当我知道你有慢乙肝史十几或几十年,期间转氨酶反复升高;当我得知你还嗜好烟酒、熬夜、养家糊口太辛苦;当我晓得你不仅没...

    点击:  | 创建时间:2017-10-13 07:27:00

  14. 纤维化?!难道我的肝脏像一团乱麻?

    纤维化?乱麻?说对了!如果肝脏病变进展到严重的纤维化阶段,肝脏组织还真的就像被塞进去的团团乱麻,“麻丝”越多,肝损害越严重,肝功能越差。 说起肝硬化,可能有些人还比较熟悉,至少在字面上是容易理解的,但说到纤维化,大家多少有些陌生吧!它到底是咋回事呢?这让很多慢乙肝病人及其家属倍感困惑,他们迫切想知道很多“关系学”的问题。这纤维化与乙肝病毒是啥关系?与肝脏炎症是何关系?与肝硬化有什么关系?与肝癌的发生有没有关系?与……有……关系?请听老缪医生说。 肝纤维化不是病,它是肝脏发炎后发生在肝脏内部的...

    点击:  | 创建时间:2017-09-28 06:46:00

  15. 你真的会看医生吗?我看未必

    如果你觉得这个话题很有意义,我就写成系列。 在大三甲做了三十几年医生,又兼做医院和科室管理工作二十几年,还在医学学术界霸了十几年,更是在民营甚至带国际号的医疗机构拼了将近5年,对于看病问题还真是“看透”了。 讲一个真实故事。 听说过弥漫性甲状腺肿(甲亢)伴突眼症吗?这病一点都不罕见,那个突眼吧,有时很严重,严重得让你见着了都害怕!突到啥程度?突到24小时里没有一秒钟可以合眼!突到病人无法眨眼! 故事来了。十几年前,我的一位老乡患了这个毛病,并“慕名”来长征医院找我帮忙住院治疗。知道我为何...

    点击:  | 创建时间:2017-09-21 07:14:00

  16. 传染性?别瞎操心!乙肝病毒你惹得起也躲得起(二)

    你问四:打了疫苗就不会被乙肝病毒传染了吗? 我答四:yes and no!这可真不是玩噱头。有一点你早就应该知道了,新生儿在出生后的24小时内,医院里会自动地给新生儿注射第一针乙肝疫苗,乙肝表面抗原阳性母亲(不是父亲)所生的孩子,还要往孩子的小鲜肉里面注入一针高价乙肝免疫球蛋白,然后在第1个月大和第6个月大的时候,分别注射第二、三针乙肝疫苗。注射疫苗可以保护绝大多数孩子免受乙肝病毒感染,即使仍然有5%~10%的孩子在接受常规的0、1、6计划免疫注射乙肝疫苗后,并没有产生抗体,但也似乎不太可能被...

    点击:  | 创建时间:2017-09-15 08:20:00

  17. 传染性?别瞎操心!乙肝病毒你惹得起也躲得起(一)

    乙肝病人或乙肝病毒当然有传染性,否则世界上哪来那么多慢乙肝病人? 但是,乙肝病人或乙肝病毒,你绝对“惹得起也躲得起”。不过,你干嘛要惹呢?又干嘛要躲呢?就这个问题咱们走一次套路:你问我答。 你问一:感染了乙肝病毒就会得慢乙肝吗? 我答一:这问题听起来有点拗口,其实这还真是一个很专业的问题,感染和患病真的不一定是一回事。上医科大学时,传染病学的老师就这个问题给学员们讲解了很久,我当年智商不够高,没弄懂,直到做了感染科医生才整明白了。当年的愚笨就不说了,现在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明白”。 任何...

    点击:  | 创建时间:2017-09-05 15:05:00

  18. 与慢乙肝病人朝夕相处,你会抑郁吗(二)?

    (接上一篇)这么说话简直就是忽悠人嘛!你老缪医生倒是与乙肝病毒结为夫妻试试。不敢,现在不敢,将来也不敢,此“不敢”非那“不敢”。不过你们说得也是,我妻子她还真不是乙肝病毒感染者。但是,天地良心啊,我已经几十年如一日,用我的实际行动展示给大家了:我,缪医生,曾经天天与乙肝病毒生活在一起(感染科病房查房呀!),现在也每周至少有一个半天,也就是每周四的下午门诊时会与乙肝病毒走得很近很近。我看门诊时,一手咖啡杯,一手茶杯,工作服里还揣着个手机(我看病几乎不接听手机,手机是用来帮病人计算体质指数的),水笔...

    点击:  | 创建时间:2017-08-24 07:16:00

  19. 与慢乙肝病人朝夕相处,你会抑郁吗?(一)

    (共两篇,请连续关注) 如果你是慢性乙型肝炎病人的妻子或丈夫,能否描绘一下自从得知丈夫或妻子患慢乙肝后的心路历程? 你也许无所谓,或可能很在意,在意了很久、很久? 你也许很宽容,或可能很计较,计较了很久、很久? 你也许很坦然,或可能很焦虑,焦虑了很久、很久? 读者诸君可看明白了,这篇文章不仅仅写给乙肝病人看,更是写给那些与慢性乙型肝炎病毒感染者朝夕相处的朋友们阅读的。你们,所谓正常人,也许比病人朋友更在意、更计较、更焦虑乙肝相关问题;你们,计较、在意和焦虑的“头等大事”或“二等大事”,...

    点击:  | 创建时间:2017-08-18 07:12:00

  20. 与乙肝病毒感染者聊聊“心理”话——您抑郁了吗?

    老缪医生与乙肝病人聊聊心理话,也是心里话。 世界上任何人(又何止是人!)得了任何躯体疾病,一定伴有心理障碍,且不管疾病大小和严重程度,也不论心理障碍大小和严重程度。不信?请阅读。 先说我:今天晚上拉肚子,明天要上讲台。我担心夜里睡不好觉,脑子糊涂,明天把课讲砸了;担心明天腹泻不止,上了讲台后就不得不提着裤子下台,或者明天根本就上不了讲台……此时此刻,肚子胀疼难受,频繁奔波于床铺和卫生间之间稀里哗啦,失盐脱水全身没力气,整个人都不好了——我焦虑! 再说你:今天晚上感冒发热,明天你要接受一个重...

    点击:  | 创建时间:2017-08-10 07:07:00



更多.... 缪晓辉医生资料

网友给缪晓辉医生的赠言

与缪晓辉相同科室的专家

姓名:张瑞祺

职称:主任医师、教授

病毒性肝炎、感染性疾病

姓名:倪武

职称:主任医师、教授

病毒性肝炎的规范化抗病毒治疗与耐药管理,肝功能衰竭的救治,长期不明原因发热诊断,肝肾移植术后继发感染及肝损害的处置

姓名:蔡雄

职称:副主任医师、副教授

急慢性肝病、自身免疫性肝病

姓名:高景波

职称:主任医师、教授

脂肪肝、酒精肝的诊治、各型肝炎的抗病毒治疗

姓名:王国俊

职称:主任医师、教授

各种慢性肝病和各种严重感染性疾病的诊治,慢性肝炎、脂肪肝、肝硬化的合理治疗和肝脏肿瘤的早期诊断

姓名:徐文胜

职称:副主任医师、副教授

血透相关慢性丙型和乙型病毒性肝炎、器官移植术后肝脏并发症的诊治,不明原因性发热的诊治

姓名:王俊学

职称:副主任医师、副教授

病毒性肝炎、自身免疫性肝病、肝硬化、肝衰竭救治。

医元简介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意见反馈 - 国家公众健康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