缪姓的故事

被浏览了 次, 发表时间:2010-03-28 12:00:00

别拿我的姓取乐哦

缪姓的故事

 

近几天我突然发现,缪家人的故事不多,也不精彩,但是有关缪姓的故事还真不少,也挺精彩和金彩,与大家分享一下。一笑了之啦!

 

 

姓和名组成了姓名,地球人基本都有姓名,极少数人可能没有姓名,但是一定有某个不像姓名的代号,比如“铁蛋儿”、“二狗子”之类。但是姓名一定是代号,无论高雅或粗俗。在英文中,姓,叫family name,直译成中文叫“家族名字”、“家庭名字”,实际上译为“祖名”可能更合适,意思与中国人完全相同,是祖传的,也同样不可随心所欲地取舍和更改。

 

 

祖上赐予的姓有时令后辈很无奈,比如“苟”姓后代。我的一同事教授姓苟,人们刻意按照他的名称呼其某某教授,绝不称其“苟教授”。因苟姓而深受其害的儿子,在儿媳怀孕后每天祷告上帝给他生个女儿,上帝果然慈悲,给了他一个女儿,与老妈串通好要给女儿取奶奶的席姓,但又怕老爷子不同意,孰料老苟教授不愧大知识分子,毫不犹豫地同意了。母子俩喜出望外,大大地把老爷子深明大义、义无反顾之举称赞了一番,谁知可爱的老苟却有另一番想法:孙女嘛,姓啥还不一样,嫁人了再生了孩子还不是跟别人姓?反正苟姓传不了代,就认了呗!苟与某个动物同音,苟姓遭遇尴尬一定是在情理之中的。让我十分意外的是,一个普通的缪姓却也能生出很多故事来。

 

 

我的祖上没有名人,从有记载的历代皇室中从未考证到有缪姓者,倒是希腊神话故事中有个宇宙级大艺术家团队(9人)姓缪,名斯。不懂外文或不知道这个神话的人可千万别当真,其实“缪斯”是拉丁文“Muse”的音译,跟咱家缪姓毫不搭界。猜想一定是中国近代史上哪位缪姓文人在翻译希腊神话时动了一点歪脑筋,否则为何不被译为“妙斯”或“喵斯”呢?老实说16年前,我曾经想为我未来的女儿取名缪斯,但是上帝给了我一个儿子,他叫缪言一。

 

 

缪,有四个发音,分别为miaomiumoumu,各有含义,但是作为姓,一定为miao,第四声。文化大革命时,伟大的文字改革委员会的勇士们竟然打我祖辈的主意,把我老祖宗的缪家字姓剥掉附身的丝绸衣服,掀掉盖身的羽绒被,绑架走了一个人,只留下家里斜放的那三根柱子,留着做“缪”姓了,仍念缪!还真邪门了,现在的电脑字库里就找不到这个字,当年的写法就是把“三”字逆时针转60-75度角。亏那帮兔崽子们想得出!小平同志伟大,但他也有私念并重情义,老人家念着我叫xiao辉,一口发不出两个同音字嘛!没让那些篡改我祖姓的鸟人(“鸟”这个字在这里如果你念成niao说明你没文化,念成diao还是说明你没文化)得逞,继续书写为缪。

 

汉字中同字不同音现象很多,因此还会生出很多笑话来。最令人尴尬的可能还不是缪姓,应该推“仇”姓吧?如果你不小心喊仇先生为“chou先生”,那可能会被人认为没文化,是很没面子的。有趣的是,我家的姓几乎天天被人念错、拼错,没面子的却不是别人,而是我自己。不公平呢!

 

 

在我的故乡——江苏省如东县,关于姓氏多寡的的描述有一个流行和公认的说法:一缪二徐三蔡四于,可见缪姓在当地是大姓。而我妈姓徐,所以我家在当地包揽了姓氏的冠亚军,这曾令我自豪了19年!19岁上大学来到上海,才知道缪姓如同其拼音一样渺,几乎无人知,除非他(她)也是如东人,或也为缪姓。

 

 

上海人念“缪”为第二声,同“苗”,甚至有上海人士干脆把我的姓写为“苗”,这曾让我伤感了好一阵子,同时也激发我奋发上进,努力进取,决心一定要首先把缪字融入大上海,继而走向全中国,最后冲击全世界,要“名”符其实地光宗耀祖。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十分遗憾是,这个远大志向在我的今生恐怕注定实现不了了,愧对列祖列宗啊!只能把遗愿寄托在儿子身上。还多亏我有一个儿子,不是缪斯,否则我可就一点盼头也没有了。

 

 

大学一年级,我发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生物学、生理学、解剖学等基础医学课老师在大班课上从来不点我回答问题。后来终于在小班英语课上找到了答案。英语班20人左右,课堂上每个学员都得在教员(军队院校称老师为教员)的要求下朗读英文单词、句子或段落。英文老师是北方人,开课最初的几周,每次点到我的姓名时他都会非常费力地“谬、谋、毛”憋了好半天才把“晓辉”两个字接着呼唤出来,后来我明白咋回事了,因此还在他处于“谬、谋、毛”阶段就已经站起来了。非常惭愧地告诉大家,19788月我是带着200个英语单词上大学的,所以一开始在英语课上非常缺乏自信,缪姓倒是使我避免了很多尴尬的提问。但是,作为一个好学勤奋的学生,我又很快把200的词汇量扩充到2000以上,同时不能再容忍老师对我祖姓的不恭。于是,多次在课后辅导那位会说会教英文而汉语挺一般的老师,让他学会了汉人百家姓之一的缪字。当然精明的我,绝没有放弃让英文老师多教我几个英文单词作为回报

 

 

2001年,我被提拔为第二军医大学长征医院医教部主任。医教部主任比非部队医院的医务主任管的事更多一些,职别高半级,在部队里则是副师级干部,就是参谋长,属于排气有响声的那个干部,官不小呢!一开始我就觉得这官当大了,所以在就职演说的结尾时,假公济私,面对全院机关干部、科主任和护士长,用看似平和实则汹涌的语气道出了我在长征医院积了8年的怨气:各位,我姓缪,是绞丝旁的那个“缪”,不是广字头的那个“廖”。“缪”字念miao,第四声,“廖”念liao,也是第四声。戏剧般的事情发生了,一位领导,在我做这番解释之前,也就是在我担任感染科主任期间,一直喊我“小miao”,自从听完我的就职演说之后就不再“小miao”,而是“小liao”了,况且他不是故意的。你说我失败不?你说我郁闷不?虽然那时“郁闷”这个词还没有诞生,但是我当时的心情就是今天人们常说的那个郁闷。用现在更潮的说法是“纠结

 

 

更可气的是次年年初,医院开科主任研讨会,不知道是怎么开始的,和我在同一个分会场的廖姓科主任和我大谈姓名的起源。他说:“其实缪、廖和彦是同一个起源,后来……”,还没等他说完,我毫不客气地打断他的话:“我知道了,缪姓起源于廖姓”,“哦,原来你知道呀”。嘿嘿,用得着我知道吗?也用不着考证其真实性,这世道谁会轻易让自家吃亏给别人占便宜?何况是祖姓。你想啊,他自个儿姓廖,那么“廖源自于缪”的说法是绝无可能的。你说我郁闷不?那时“郁闷”这个词仍然没有诞生,但是我的确又一次郁闷。

 

 

在写这个故事时,我正坐在去北京的东航5123航班飞机上,本应该19点起飞,现在已经是1954分,仍然被告知“因为虹桥机场航空管制的原因(空姐的原话,但又语病。笔者注),我们暂时还不能确定起飞的时间……”。你觉得这个插曲与我的故事毫不搭界吗?错!我要借此引出登机牌与缪姓的故事。今天的登机牌上缪晓辉三个字的汉语拼音赫然是MOUXIAOHUI,请大家注意,缪的拼音是“MOU”,其实这不过是数百次错误中的一次罢了。我负责任地告诉大家,自从1999年平生第一次乘飞机去深圳至今大概超过500次乘坐飞机的经历(刚刚机长通知飞机起飞时间定为“冻,就要冻”,不就是910分呗,干嘛要用无线通讯语言呢!而现在是2004),除出国之外,仅仅一次把我的缪姓拼正确了,其余的全部是五花八门的拼音,最多的是miu,其次是mou,还有mao,也有liao,偶尔有mo,可能有mu。最初我还在check in时为了正姓而与办登机牌的美女们理论几句,后来觉得无趣,只好罢了。反正姓名不过是符号而已,何必计较,只要我的儿子和孙子或孙女不要把自家姓拼错就成。

 

 

孰料,与飞机打交道的“姓事”远没有那么简单,你还听之任之不得。2008年奥运会开幕前夕的某周五下午乘飞机去北京,办好了登机牌,经过安检时,一位安检人员忽然问我:“你姓什么?”,我不假思索并豪迈地回答“姓miao”,“那你的登机牌上为何写着miu?”。我可真来气了:“咦,怪事,你问我?我还没问你呢!不是你们每次都把我的姓拼错的吗?”,“对不起,你必须更改”,他并不接我的茬儿。我更气愤:“凭什么叫我改呀,要改也是你去改,是你们航空公司的事嘛!”。“我们是安检,与航空公司不搭界,请你到机场售票处更改”。天哪,活了快50年,才知道安检与航空公司同在一个屋檐下却不是一家人。哎,生气也没用,小小一个副师职解放军在这个时候还牛得过有警察味道的人?只得返回,折腾了十来分钟才帮别人纠正了“我的错误”,因为我姓miao,不姓miu!那一年,郁闷这个词已经诞生,于是我郁闷得顺理成章。哼!我老缪何等聪明,今后绝对不会再犯此类低级错误,尤其是不再为别人的错误而郁闷。打那之后,每次办理登机牌都要看一下航空售票处本次给我取了个“傻”姓,安检问我姓啥,我就按照登机牌上的拼音念,或miu、或mou、或mao、或liao、或mu、或mo,绝无可能念miao,因为国内航空公司一定不会给我miao姓机会的,何必自讨没趣!

 

 

缪晓辉的个人网站小有名气,如果你在“摆渡”上输入“缪晓辉”三个字,第一个出现的一定是“缪晓辉个人网站”,如果你输入“廖晓辉”或“谬晓辉”,那就不会出现这个网站介绍,可别怨我。顺便说一句,在百度里的确收录了数个“廖晓辉”,那不是我;你也能发现仅有的两篇医学论文的第二、三作者署名为“谬晓辉”,那个“谬晓辉”还真的是俺,那分别是我的王姓同学兄弟俩和武姓学生犯下的不可饶恕的错误(不信你们试试)。与这个网站同样小有名气的是网站的“我的诊室”。自200611月开办诊室至今,已经累计有3400余个病历。病友成分很复杂,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学历高低不等,大学以上学历偏多,近自上海市黄浦区或杨浦区的病友(我单位在黄浦区,家住杨浦区),远至加拿大、美国、英国、伊拉克,还有一位病人与美国前总统同名,叫Reagen。就因为这个,我还真走向全世界了

 

 

如果有兴趣的话,你们可以看看病友们给我的称谓。绝大多数用对了:缪教授、缪院长、缪医生、缪老师,还有病友称我“老缪”,也有人无名无姓地问病(我是指不给我称谓)。称谓和姓名不同,前者多少带有尊重的色彩,后者是符号。然而,我的family name再一次在这个诊室里被病友们发挥得淋漓尽致,尽管在我的网站的首页随处可见“缪”字。误用最多是“廖”,其次是“谬”,最不可思议的是“缈”和“缭”,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整来的。为此我曾经烦恼,经常要怀着愤懑的心情、近乎声嘶力竭地提醒病友“我姓缪,不姓廖!!!”。再后来被一位超级搞笑的病友弄得没辙了。在他多次输入“廖院长”之后我不得不提醒他“我姓缪,不姓廖”。谁知,紧接着我的这个提醒之后出现他这样的回复:“尊敬的廖院长,非常抱歉,我把你的姓拼错了”,大家看仔细喽,他在道歉的同时,输入的仍然是“廖”院长,不是“缪”院长。幸亏我读这段文字时不在喝水,否则我的手提电脑一定遭殃。

 

 

从此,我懒得在诊室里纠正病友给我的姓氏。当然,偶尔还是会为我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悲叹,你们当初为何要取这么一个容易误写误念的姓呢?别怪您的晚辈我不孝不敬哦,我已经为维护缪姓的合法和正当权利努力了多年了耶!其实再仔细想想,的确怪不得我等晚辈缪人,如果在缪人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中,出一个皇帝之类的名人,即使他不穿衣服,谁还敢藐视俺们缪家姓呢,不斩了他才怪!知道为何用5个“爷爷”吗?因为俗语“五百年前是一家”用来表达同姓人的相同起源,其中就有“五”字;现在的年轻人喜欢用数个连写的5表示伤悲,我在为缪姓伤悲的时候也就这样表达了:555555555……。

 

 

嘿嘿,读者诸君,你一定以为我该收场了是不?你又错了!这和滥春晚不同,我的缪姓故事嘛,因为谈姓,高潮当然在最后!不信?上周,也就是公元2010320日晚9点左右,我夫人的钢琴老师打电话问病。她患了肠易激综合征,一种功能性肠病,经常莫名其妙地腹泻,挺痛苦的。得知学生的老公是医生,于是电话请教。我听清楚了夫人的最后一句话:“你跟我老公讲吧,他姓缪”。坐在电脑前看病的我接过了夫人递过来的手机,抢先说道:“您好,我姓缪,老庙黄金的庙”,“哦,廖医生啊,你好,我知道了,老廖黄金的廖”,天哪!幸亏我坐在椅子上,否则那天我的后脑勺上一定会被摔出一个大包包来。我与妻子一起分析了这个故事的可能情节。你想啊,作为上海人,哪有不知道“老庙黄金”这个广告词呢?就连搜狗拼音里也有这个固定词组呢!那老师在听了我妻子向她介绍缪医生之后,脑海中一定是立即闪现了一个“廖”字,她固执地认为“缪”和“廖”发音相同,以致整出个“老廖黄金”的齐天大笑来!

 

 

故事真该结束了。但在结束前我必须告诉大家,对毛主席发誓,以上故事绝非虚构,甚至可以说是句句属实,字字不假。今后也许还有新的缪姓故事出现,但无论发生在哪个缪家人身上,也无论那个将要发生的故事是否会伤害了你,请你一定不要生气,其实,姓也好,名也罢,都是符号,都是你祖辈和父母分别为你刻印那个为了区别你和其他人的记号,这个记号可念可写,因此也就必然可错。

 

 

写到这里,我脑子忽然联想奔溢,拣到一个多年想取而始终未得的笔名。知道为什么吗?我在写“对毛主席发誓”时,突然想到一个曾经扮演毛主席的演员——古月先生,我猜想他不一定姓古,而有可能姓胡呢,把“胡”拆开来做个艺名是很不错的。这纯属瞎猜,与其他任何胡姓人士毫无关系。但是在奔溢中我却有意外收获:我将用“丝羽”做我的笔名,这笔名看起来就是暖洋洋的,不像“丝雨”或“丝语”那么阴凉和小气。

 

丝羽,源自缪,当然姓缪,不姓其他。

 

评论:

共有评论 0 条,发表您的评论

是否匿名:

验证码:刷新验证码


更多.... 缪晓辉医生资料

网友给缪晓辉医生的赠言

与缪晓辉相同科室的专家

姓名:张瑞祺

职称:主任医师、教授

病毒性肝炎、感染性疾病

姓名:倪武

职称:主任医师、教授

病毒性肝炎的规范化抗病毒治疗与耐药管理,肝功能衰竭的救治,长期不明原因发热诊断,肝肾移植术后继发感染及肝损害的处置

姓名:蔡雄

职称:副主任医师、副教授

急慢性肝病、自身免疫性肝病

姓名:高景波

职称:主任医师、教授

脂肪肝、酒精肝的诊治、各型肝炎的抗病毒治疗

姓名:王国俊

职称:主任医师、教授

各种慢性肝病和各种严重感染性疾病的诊治,慢性肝炎、脂肪肝、肝硬化的合理治疗和肝脏肿瘤的早期诊断

姓名:徐文胜

职称:副主任医师、副教授

血透相关慢性丙型和乙型病毒性肝炎、器官移植术后肝脏并发症的诊治,不明原因性发热的诊治

姓名:王俊学

职称:副主任医师、副教授

病毒性肝炎、自身免疫性肝病、肝硬化、肝衰竭救治。

医元简介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意见反馈 - 国家公众健康馆